哔---

猫爪子小正直:

胡说!我明明才8岁哈哈哈哈哈!!

巴拉巴拉小肉饼:

爪爪 @猫爪子小正直 提前生日快乐!!ヾ(●´∇`●)ノ画了超脸盲的喵妮和胡子盾给你!想魔性没魔性起来!希望你喜欢!爱你爱你!❤❤【没错我又从微博复制了一遍过来嘻嘻

子书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ェ`*)刚在b站撸完  兵长的白领巾  太太的新的贱虫视频(*´ェ`*)超可爱超萌超甜超有爱,太太日常大手黑科技,剧情也超棒ヾノ≧∀≦)o盾铁和贱虫真的,我和我岳父同岁系列哈哈哈哈哈哈(́ಢ.౪ಢ‵)哟哟哟荷兰虫真的好可爱啊(*´ェ`*)贱贱诱拐未成年(́ಢ.౪ಢ‵)哟哟哟

KunEr:

之前为队长庆生画的w

但是由于各种事(懒)耽误了

再说一遍队长生快吧w

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画队长单人w

巴拉巴拉小肉饼:

自胖自弃_(:⁍」∠)_【不过最近爸爸瘦了好多,还是胖一点点吧(๑˙―˙๑)

油腻:

本子的封面撸完 今晚肝个特典赶在周末发宣

(周末大概会开几个盾铁周边的预售...

本子妖都slo首发!

六月酱:

❤️图有三张,记得翻页❤️

美隊3後的隊長


*注*tsumtsum是大盾跟tony的靈魂寵物(?)


大盾帶的是toni,tony帶的是隊仔


tbc?

[盾鐵] 惡龍、內增高和高塔上的人魚公主(小甜餅一發完)

南瓜阿翎子:

× 抱歉又是沒頭沒腦又不好吃的小甜餅請原諒我XDD
× 其實我只是想表達穿高跟鞋腳好痛的慘況
× 有時候我懷疑人魚公主換了雙腳走每一步都像踩著碎玻璃只是因為她不習慣
      穿高跟鞋(喂)
× 東尼請讓我拜你為師學穿高跟鞋/內增高(被掌心炮打穿)
× 以下!:D


 


 


 


盡了最大努力的微笑著巧妙避開貼上來的線條曼妙的豐滿身體,即使好脾氣如史蒂夫也不得不按捺著想要抓狂、或者更糟糕的、噴火的衝動。


 


老天,究竟這見鬼的魔法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消失。


 


眨了眨乾澀的眼睛,超級士兵只希望自己戴著的這款、據說跟黑寡婦常規裝備裡可以改變面容的面具一樣管用的隱形眼鏡最少能讓他不會一眼就被看出究竟上星期來襲紐約的童話大師對他施了個什麼的魔法。


 


最少紐約沒有多了條胸口有顆白星的紅白藍配色的惡龍。


 


史蒂夫知道自己應該慶幸即使中了魔法,起碼在超級血清的頑強抵抗下他還能保持人的形態,只要在戴上隱形眼鏡遮著偶爾會不受控變成細線的瞳孔之後,他還是可以出來自由活動。


 


於是比起那不停的把珍藏的小甜餅丟進游泳池巴巴的等著河神送上更多小甜餅的弓箭手、拿著一大堆火柴神出鬼沒地出現還目無表情的盯著人看直到你掏出錢包的女間諜,還有變成了披著紅披風的青蛙咯咯在亂跳的雷電之神和從戰場上回來就把自己關起來的好博士,史蒂夫知道自己應該要知足的了。


 


但騙誰呢,這根本一點兒也不好。搖搖頭掛著一個完美的微笑婉拒了某位似乎用了半晚時間才鼓起勇氣走來邀請他跳舞的女士,史蒂夫盯著長桌上的一整盤生火腿鬱悶地想。再這樣下去他肯定會忍不住朝某位假笑著批評復仇者比起救星更是威脅的政客噴火的。


 


嘆了口氣,史蒂夫逼自己從那盤看起來太吸引的生火腿上移開視線,一邊用充滿壓迫感的微笑嚇走所有試圖上前跟他攀談或者合照的人。


 


這很不美國隊長。史蒂夫知道。但沒辦法,他真的不想看見明天的新聞頭條是不耐煩的美國隊長噴火燒掉了年度晚宴的會場。


 


他很確定即使娜塔莎願意把他拿來跟她買火柴的整個月工資還給他,那也絕對不夠拿來賠償哪怕是一條桌布。


 


考慮著究竟要不要為了世界和平而提早離場,金髮士兵環視了一下會場想著想找他那唯一一個也有到場的隊友商量一下,然後毫不意外的看見他就站在不遠處在跟幾個來賓交談。


 


穿著一套深灰色條紋訂製西裝的東尼看起來一如既往的完美得無懈可撃。只見他掛著恰到好處的微笑拿著酒杯對某一個正熱切的跟他說話的人點著頭,而對方也顯然對得到東尼•史塔克的全部注意力感到非常滿意。


 


剝開了鋼鐵外殼換上了另一種意義上的戰甲的鋼鐵人毫無懸念的對這種場面游刃有餘──儘管史蒂夫毫不懷疑他的小個子隊友大約是無聊得在想著跟他的機械臂玩拋接球──使得只有他一個因為穿著戰甲而沒有被魔法影響到、能依約出席這個晚宴這件事算得上是他們小小的幸運。


 


──史蒂夫只願自己可以這樣被說服到。


 


超級士兵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以一個在戰鬥裡毫髮未傷的人來說東尼的臉色看起來有點太過蒼白,而在氣溫控制得舒適宜人的室內他甚至還冒著薄汗。


 


我只是有點久沒睡覺。當晚宴剛開始的時候東尼對他的擔憂只是揮揮手說。而且我再怎樣有錢也沒辦法讓一個晚宴只供應咖啡。


 


聳聳肩,鋼鐵人仰起臉朝隊長眨眨焦糖色的大眼睛,使得本來在盯著那頭只到他的下巴位置、不曉得用了多少髮膠才馴服到的深色捲毛的超級士兵回過神來,但在他可以說服東尼或者是想得出究竟有什麼不對勁之前,他的小個子隊友便已經走開了。


 


或許他可以以有緊急事件為理由直接把東尼拉走。似乎因為魔法的影響而變得有點難以控制脾氣的史蒂夫有點陰沉的想。他看著東尼不曉得在這短短的對話裡第幾次動了動身體,然後試圖不著痕跡的換了個站姿,彷彿談話的這幾分鐘時間對他而言已經站得太久。


 


睜大了天藍色的眼睛,彷彿想到什麼的史蒂夫把視線移到東尼腳上的平底皮鞋上,然後某種靈光像閃電一樣撃中了他。


 






 


 


「噢,史蒂夫,」看著他的超級士兵隊友彷似一輛人形坦克似的衝過來,東尼打招呼道「你看……嘿你在幹什麼!!」


 


「抱歉,」只見瞳孔變成了一條深藍色的細線的美國隊長以新娘抱的姿勢充滿氣勢的抱著他的小個子隊友,面無表情的宣佈道「但公主是我的。」


 


 


──


 


 


「這下小辣椒非剝了我的皮不可了──嘶──痛!」


 


沒有避過對超級士兵毫無殺傷力的軟綿綿的拳頭,跟東尼並排坐在沙發的史蒂夫小心翼翼把對方亂踢的腳按回自己的大腿上,輕輕的在最後一道傷處貼上紗布,然後熟練的用繃帶綁好。


 


「我會親自向波茲小姐解釋,但我是不會道歉的!」沒有理會在史蒂夫堅持下披著毛毯的東尼反了個大大的白眼說著類似『就像小辣椒會不原諒你似的』的說話,大約是因為受了驚嚇而瞳孔還沒從細線狀態回復過來的史蒂夫堅持道「你受了傷!」


 


史蒂夫大約永遠都不會忘記當他不顧東尼的反抗把人打包塞上加長禮車、並把皮鞋從似乎是終於接收到變了半條噴火龍的美國隊長的壞心情而安靜下來的鋼鐵人腳上脫下來的時候他看見的場面。


 


東尼的腳幾乎找不到一處是沒有受傷的,長長短短深深淺淺的傷痕還滲著血,脫下的深灰色襪子幾乎被鮮血染個透,完美地呈現著童話故事裡人魚公主為了換來一雙腿而受的傷觸目驚心得讓史蒂夫幾乎想要把童話大師親自抓回來把他燒成燒烤用的炭。


 


「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動了動,東尼在試圖把腳挪離開下地,卻被美國隊長抓了回來之後皺皺鼻子「反正在魔法消失之後傷也會跟著消失。更何況這比起很多穿新鞋子的情況,這已經不算最糟糕的了──當然這並不是說我有需要去穿那些不是訂製的鞋子──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東尼!」


 


「那是因為你不需要穿著有跟的鞋子,六尺二吋的完美身高先生。」嘆了口氣,鋼鐵人揉了揉自己的額角「這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點小傷,我甚至不可以因為這樣不去開董事會。」


 


「我已經告訴波茲小姐,她答應讓我送你去開會,並且在你完全痊癒之前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以防萬一。」史蒂夫擺出了最嚴肅的美國隊長臉,一邊從沙發上拿過準備好的毛茸襪子替他的隊友穿上「而且不,在你的傷痊癒之前你的內增高鞋子都由我保管。」


 


瞪圓了甜蜜的棕色眼睛,東尼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卻在最後一秒閉上了嘴巴「好吧。」最後他忿忿不平的說道,然後撒賴似的靠過去拿開史蒂夫的手窩進他的懷裡「總之我要睡覺了,不是世界末日的話別隨便叫醒我。」


 


「好的。」


 


「就算是小辣椒來抓我去開會都不行。」


 


「沒問題。」


 


在東尼提出另外的奇奇怪怪的提議之前,史蒂夫伸手環抱著他小個子隊友,溫柔的拍了拍他的背「睡吧。」他說,然後聽著東尼的碎碎念慢慢低下去、變成綿長的呼吸時露出了一個微笑。


 


今天,惡龍隊長也好好的守護了他的人魚公主殿下呢。


 


 


 


-END-


 


 


彩蛋一


 


在第二天鋪天蓋地都是『美國隊長與鋼鐵人不尋常的關係?!』、『邪惡版美國隊長向隊友逼婚!』的新聞頭條裡,史蒂夫這才想到或許,有可能,說不定,那時候他可能用錯了台詞。


 


 


彩蛋二


 


而在東尼頤指氣使的指揮他把克林特的小甜餅都搶過來的時候,史蒂夫這次總算沒有忘記好好的讓東尼見識到惡龍和公主究竟誰才是主事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