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

【冬铁】没人能教会冬兵说长句,除了Stark

青三凉:

没人知道进行反洗脑的时候Bucky经历了什么,在他还是冬兵的时候,他还会说几个长句,虽然不多,但反洗脑之后,他的语言系统好像被重装了一遍,致使他只能一个个的往外蹦单词。博士在经过几次观察后发现他的语言中枢很正常,也就是说,这是Bukcy自己的意愿: 能用一个单词解决的回答绝不会用一个句子。最先觉得这件事令人头痛的不是复联的伙伴们,而是媒体——他们面对着本子上寥寥几个单词,第一次产生了去采访Stark的冲动。


冬兵让他们没办法凑满字数,而Stark让他们不得不一点点地斟酌删减。


几周后Steve最先感到崩溃,原谅一个天天对着老朋友絮絮叨叨企图让他多说几句话的老人只能听到“嗯”这一个鼻音的心酸吧。经过复联全员的二次讨论后,钢铁侠被迫接受了“让冬兵学会说长句”的任务。


被Nat拍肩委以重任的Tony冲Steve翻了个标准的白眼,一回头看到跟在身后一脸不爽的Bucky。


“你好。”Tony伸出手,干巴巴地说。


Clint发出可以穿透大厦屋顶的猪叫,Scott一脸复杂,像是难以置信传说中的Stark会这样开场,Steve的表情一言难尽。


好在Bucky本人非常冷静,他伸出手和Tony握了握:“你好。”


友好的像是第一次见面的生意伙伴。


一个很好的开头,Tony暗自安慰自己,至少他没有脱口而出“亲爱的,今晚有空吗?”这种更熟悉的开头。


“说真的,少说话是你们以前的行业规定吗?”他想了想,补充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


Bucky了解地点点头,沉思了一下:“是的。”


“有那种任务吗?”Tony挤挤眼睛:“像是007电影里,去找个女人喝酒。”


“没有。”


“你的同事呢?”


“也许。”


Tony叹了口气,他拍拍Bucky的金属臂,语气中带着点微妙的同情:“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忍不住一点点告诉你,这个叫工作台,这个叫Dummy。”


“Bucky,有时候你真应该学习一下你的老朋友,他刚醒来不久就跟我吵了一架。”Tony耸耸肩:“而且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口才还不错。我不相信当年的布鲁克林一枝花在这方面还不如一个老古董。”


Bucky直勾勾地看着他,毫无反应。


Tony被他看得少有的有些紧张,忽然饶有兴趣地摸摸下巴:“或者说,我应该把你带到酒吧去?也许对着姑娘们你的话会多一些。”


“Nat。”Bucky言简意赅。


“Well,你喜欢Nat?想和Nat讲话?”Tony挑眉。


“不。”Bucky·语死早·谁知道语言中枢出了什么问题·Barnes象征性地皱皱眉,最终还是摇摇头。


Tony·就是脑洞大·Stark一瞬间在心里给出十几个可能的猜测,瞥了一眼冬兵的面瘫脸后勉强把不靠的几个咽下去,帮他解释道:“你是说,Nat足够漂亮,但你的话还是不多?”


Bucky点点头。


“因为她和你是同事?”Tony眨眨眼睛,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James·Barnes中士一觉醒来后想起“兔子不吃窝边草”,认为自己不应该对同事下手。


“复联可没有禁止办公室恋爱这一条。”Tony耸耸肩:“不过你这样也很难跟她说什么,就算你想让她开心,大概也只会呆呆地看着她。”


Bucky呆呆地看着他。


“Well,Stark会告诉你怎样说长句。”Tony用手捂住脸,显得有些无奈:“首先你要把你的单词扩充成句子。”


他眼神无比认真地看着Bucky:“接下来,用‘我觉得不行’替换掉‘No’,用‘Stark is right’对付所有你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情况,怎么样?”


Bucky愣了一会儿,点点头:“Stark is right。”


这种感觉真的太爽了,Stark呼出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


“另外,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或者谁都好,你可以直接说‘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相信我,凭你这张脸,她们只会认为你很耿直。”


“Stark is right。”


Tony看着他一成不变的表情叹了口气:“Well,之后你可以用别的语言替换‘Stark is right’。”


“Stark is right。”Bucky僵着脸回答道。


这当然是Stark的恶趣味。嘿,想想吧,道德标杆和自己七十年的老朋友说着过去的事情,然后冬兵回答“Stark is right”。Tony几乎可以想象到Cap脸上精彩的表情。


但第一个发现事情出了些问题的是Clint。他坐在椅子上,把脚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在Bucky跟在Tony身后进来时,问道:“嘿,Bucky,铁罐的课程怎么样?”


“Stark is right。”Bucky一脸严肃地回答道。


“你被铁罐洗脑了吗?”Clint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还是铁罐威胁你了?”


Bucky摇摇头:“我觉得不行。”


Clint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沉痛,他转头看向Steve:“Cap,看来你的老朋友被带坏了。”


Steve也很疑惑,虽然老朋友终于可以说三个单词让他感动十分欣慰。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老老实实坐在Tony身边的Bucky,试探性地问道:“Bucky,你还好吗?”


“Stark is right。”


“你……需要换个老师吗?”


“我觉得不行。”


你这样我觉得也不行。Steve在心里长叹一口气,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Stark仅剩不多的良心上——让Clint去承受那些恶趣味吧。


“今晚Stark带你去放纵一下,”Tony笑着搭上Bucky的肩:“在那里你可以对姑娘们说,‘嘿,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


“我觉得不行。”


Tony挑挑眉。


“过时。”Bucky言简意赅。


“Well,这是很老套的搭讪方式,所有人都知道,”Tony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想说些什么?”


Bucky愣了一会儿,像是在重启自己的语言系统,半分钟后,他看着Stark亮晶晶的眼睛,有些可怜巴巴地说:“Stark is right。”


Stark从来不知道在反洗脑后Bucky会变得这么有趣,他极力按下上翘的唇角,拍拍Bucky的肩:“Stark允许你跟在身边实地学习。别紧张,长句不过是把所有的修饰词放在一起罢了。”


“鉴于你的基础,你可以把超过五个单词的句子定为一个长句。”Tony耸耸肩:“想试试吗?”


Bucky皱着眉想了一会儿:“I really like Tony·Stark。”


“人名只能算一个。”Tony面无表情地回道。


Bucky看起来很为难。


“而且你不能用这样的句子作为练习,听起来就像Stark对你进行的另一种形式的洗脑。”


“我觉得不行。”Bucky摇摇头。


Tony睁大眼睛。


“对你,”Bucky斟酌了一下:“更容易说出句子。”


Tony一脸惊诧:“Well,看起来Stark老师的教学结果还不错。今晚去酒吧检验一下成果吗?”


“我觉得不行。”


为老朋友感到忧虑的Steve敲敲门走进来:“Bucky,你还好吗?”他眼神微妙地瞥了Stark一眼,“有什么困难吗?”


“酒吧。”Bucky指指Tony。


Steve一脸迷茫,Tony捂着脸解释道:“我觉得他应该去酒吧练习一下,别忘了是你说的当年的James·Barnes是布鲁克林小王子。”


“我觉得不行。”Bucky一脸正直。


Steve有些纠结,就这件事来说,Tony也许是对的,万一Bucky在熟悉的环境突然觉醒了自己的语言呢?他转过头,看到了Bucky的眼神——那种熟悉无比的、在他还是弱鸡版僚机时的眼神。


“我也觉得不行。”他立刻回道。


Stark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也许你应该换个老师?”他提议道。如果Bucky把这句话在重复几遍,他可能会真的相信——Stark承认他对Bucky是有那么一点想法,嘿,看看那张脸,看看他的眼睛,那里充满可能是反洗脑留下的完全的信任,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不行。”Bucky重复道:“我会说长句,只是对你。”


“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


“你的长句说得不错。”Tony干巴巴地回道:“听起来像是熟悉的雏鸟情结,而且我旁边还站着Dr.Banner。”


“Who cares?”


“你的语气也不错。”


Bucky深吸了一口气:“我爱你,”他想了想,补充道,“你说这样你会认为我很耿直。”


“Well。”一脚踏进自己亲手挖的坑的Stark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我会一直跟你学习说长句。”Bucky看着他的眼睛,难得有些忐忑:“可以吗?”他抓住Tony的手,手心潮潮的。


“好吧。”Tony转过头避开他的眼睛:“Stark免费教学,你的荣幸。”


“我的荣幸。”

[盾铁]五十而知天命

宁清明:

     Tony结束了淋浴从浴室中走出,一手拎着围在腰间的浴巾,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有几滴从发梢流下的水溅入了他的眼睛,他微眯着眼,视线在一片朦胧中正看上了墙上的挂历。


      Tony走近后细细观察,发现三天后的日子被用红笔打上了一个圈。


      “嗯?这是什么日子。”Tony的指尖在挂历的硬板上轻敲几下,思索着当初画下这个日子的原因,而后猛然醒悟。


      三天后是钢铁侠Tony的50岁生日!


      “真见鬼,自己的生日都记不得了。”Tony神色复杂地看着日期上的鲜艳红圈,“最近记性怎么变这么差。”


      Tony嘟囔到这儿忽然僵住了,他回想起了这几个月的生活。他经常忘记给花浇水,导致卧室中的花死了一盆又一盆;一时兴起买了一大袋甜甜圈,却在吃到一半的时候感到甜得反胃;某个清晨跟随Steve一同出去晨练,却被他甩了整整两圈,最后气喘吁吁的窘迫和他的游刃有余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老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Tony额间及眼角逐渐加深的皱纹和默默变大的小肚腩是不会骗人的。他真的老了。


      ——我老了!?


      “没事没事……”Tony自己拍了拍自己的心脏,似乎是想安抚这慌张的心情,“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是上帝赋予我们的。”


      ——真是谢谢你全家啊上帝!


      Tony正思考着这个关于自己年岁渐老的严肃问题,Steve打开门走了进来。


      “Tony,你刚洗过澡吗?”


      Steve看着身上还满是水迹的Tony半裸着站在挂历前一脸沉思的样子不免有些疑惑。


      “嗯?啊,是的。”Tony心不在焉地回答。


      “快把身上擦干吧,不然要感冒了。”Steve看着Tony像是陷入苦恼的样子,以为他又沉迷于什么新发明的方案,无奈地轻叹一声,拿过Tony手中的毛巾为Tony擦起了头发。


      柔软的毛巾在Tony的发间和脸颊略过,恰到好处的力度体现了Steve长久以来练就的熟练。轻轻的擦拭让水分很快地被吸收,Tony的头发迅速变得毛绒绒而又有些杂乱。


      Tony半低着头,视线正对上了Steve健硕的胸肌。
      ——哦看这肌肉真是太漂亮了!


      ——我拥有这样的肌肉还是在………


       ——有过吗……


      Steve看着此时因为陷入沉思而显得异常乖巧Tony,微笑着地低下头,吻上了Tony的额。却见得Tony慌忙退后了几步,用力护住了自己的额头。


      Steve对于Tony突入起来的拒绝感到摸不着头脑,平日的Tony一定会借此机会做出更加亲密的动作,今天怎么如此抗拒?


      “怎么了Tony,你不舒服吗?”Steve关切询问。Tony却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


       一边说着还一边把腰间原本松垮系着的浴巾向上紧紧拉了拉,盖过了整个肚子。


      Steve看着他像是戒备的动作,眉毛不自觉地抬起,更加意识到了Tony今天的反常。


      ——Tony今天怎么又是拒绝亲吻又是护住身体,异常的……矜持?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Tony。”Steve不喜欢Tony对于自己的无言戒备。


      “嘿老冰棍,你被冰冻的时候是多少岁?”Tony答非所问,对Steve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Steve更加疑惑,却还是老实回答了Tony: “呃……大概30出头的样子?我记不太清了。你问这个干嘛?”


       Tony在心中摸摸计算了一番,而后异常失望的神情出现在脸上。50岁的邋遢大叔和正植壮年的美国甜心的爱情故事,哦光看这人物搭配就low爆了,就算拍成电影也没多少人愿意去欣赏吧。


      “咳咳……那什么……Steve你会感到无聊吗,和与你年龄差那么大的我交往?”Tony装作随意地提问。


      Steve似乎是对这个诡异的问题感到疑惑,一脸蒙的表情告诉了Tony他心中所想: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就是今天闲着无聊突然冒出的想法,没什么别的意思!”


      “Tony你今天怎么了?”Steve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这套说辞,“感觉有些……神经质?”


       ——哦,神经质的老男人,更加令人讨厌。


      Tony摸了摸浴巾下的小肚子。


      ——身材走形又神经质的老男人。


      肚皮上忽然有了温暖的触感,Steve的手伸入浴巾覆上了他的肚子。“肚子不舒服吗?”Steve关切问道。


      “没有没有!”Tony不想他继续摸下去,慌忙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拉,虽把他的手扯了出来,但围着的浴巾也掉在了地上。


        气氛安静到尴尬。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Steve有些怒,但看到眼前的Tony打了个寒颤,还是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帮他把拉链一直拉到了最上头的下巴处。


      “你需要对你今天的反常给我一个解释!”  


       Tony看着Steve如此认真的神情,知道他一是真的生气了,于是咽了口唾沫决定要向Steve坦白了一切:“Well……Steve,我马上要到50岁生日了。”


       “嗯……年过半百的岁数。从日益增多的皱纹、失去肌肉的身体、越来越差的体力中,我感到自己老了……但,你还是那么年轻,所以我们两个……”  


     Steve甚是惊诧,他从没想过一向骄傲的Tony竟然也会承认自己的衰老。


      “嘿,你干嘛摆出那种表情!”Tony不甘地撇嘴。


      “所以Tony你是觉得自己'年老色衰'了和我年轻的外表有差距?”Steve小心翼翼地提问。


      “嘿,我是得承认自己担心变老变难后会配不上你,但你不能用这个成语来形容我!”  


      Tony下意识的反驳让两人皆愣在当场 。


      ——Fuck!我他娘都说了些什么!
    
      ——我居然承认了对自己即将变成美国老大爷配不上他的担心!


      ——God,钢铁侠一生最大的污点,让我去死吧!
    
       Steve却用力拥住了此时脑内一片混乱的Tony,在他的耳边呼着热气:“Tony你要知道,要说年纪我可是已经90多岁了。”


      “哦别逗了,你要知道你可是被冰封了65年的人,现在依旧是个壮硕小伙,我呢?一个随处可见美利坚老大爷。”


      “Tony,我爱你。”Steve收紧了手臂,“不论你多少岁,我都爱你。”


      “我当然知道,”Tony的腾出一只手抚着Steve柔软的金发,“但我不觉得在我越来越老的时候,60岁、70岁乃至80岁生日的时候,你还会像现在这样亲吻我满是皱纹的脸颊吗?”


      “我还以为你到了50岁会变得成熟点。”Steve口中的热气一阵阵扑打在Tony的耳廓,“但你还是问出了这个从一开始便知道答案的问题。”


      “我爱你,永远都会爱你。”


      “好好知道了,给我松开点,我快被你勒死了。”Tony的语调轻松了些,似乎是感到了一些宽慰。


      Steve在松开Tony前再一次吻上了他的额头,这一次Tony没有拒绝,他轻轻闭上眼睛。Steve感到下巴痒痒的,那里蹭上了Tony长长的睫毛。


      “我刚刚在担心自己的衰老,”Tony闭着眼诉说着,“我担心等我老到不能再穿上钢铁盔甲的时候没办法再保护你,保护大家;担心自己死去后留你一个人孤单地在世界上……”


      “但我现在不再害怕了,”Tony睁开眼,眼中温柔的眼波流转,“我好像明白了上帝给予人们无法改变的衰老的理由。”
     
      ——让我们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我爱你,Steve。”


      这也是上天给予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真是谢谢你全家啊上帝。


Fin


——————————————
      第一次写盾铁的糖,这次文章的标题引用了孔老夫子的一句话,写着写着感觉莫名违和但总算是呼应上主题了。


     妮妮你就算变成美国老大爷依旧超可爱。决定了!下一次就写关于妮妮小肚腩的故事!


     最后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大家,在下收到的小红心不知不觉都有这么多了呢,开心~\(≧▽≦)/~

离枝子吃话梅呸:

近期画的一些漫威!!
发到空间的时候有个小伙伴提醒我传到lof一语惊醒梦中人
吃stony和虫铁!来喂我啊!!!!

眠狼:

继续画照片练习。
超模大卫·甘迪,很多人跟我一样把他脑补成616史总吧……气质就像高贵慵懒的大猫一样,纯粹意义上的美人儿啊。

0yongyong0:

接上一话。队长去找女巫想变成人,却无意之间得罪了女巫。-0-以及铁人要去找队长啦。

猫爪子小正直:

胡说!我明明才8岁哈哈哈哈哈!!

巴拉巴拉小肉饼:

爪爪 @猫爪子小正直 提前生日快乐!!ヾ(●´∇`●)ノ画了超脸盲的喵妮和胡子盾给你!想魔性没魔性起来!希望你喜欢!爱你爱你!❤❤【没错我又从微博复制了一遍过来嘻嘻

子书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ェ`*)刚在b站撸完  兵长的白领巾  太太的新的贱虫视频(*´ェ`*)超可爱超萌超甜超有爱,太太日常大手黑科技,剧情也超棒ヾノ≧∀≦)o盾铁和贱虫真的,我和我岳父同岁系列哈哈哈哈哈哈(́ಢ.౪ಢ‵)哟哟哟荷兰虫真的好可爱啊(*´ェ`*)贱贱诱拐未成年(́ಢ.౪ಢ‵)哟哟哟

KunEr:

之前为队长庆生画的w

但是由于各种事(懒)耽误了

再说一遍队长生快吧w

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画队长单人w